柬埔寨風土記

人物
柬埔寨風土記

楊正寬/中台灣教授協會常務監事兼交通觀光組召集人

近年來新聞報導柬埔寨最大海港城市施亞努市(Sihanoukville),也是該國最大對外貿易中心和知名旅遊城市,但該地區卻黑幫、詐騙集團猖獗,綁架勒索事件時有所聞。據悉這些詐騙集團成員大都主要來自中國,也有少數來自臺灣的黑道,把柬埔寨當作網路詐騙的基地,影響該國形象至鉅,可見似乎都是外來的惡徒,真正的柬埔寨佛教國家人民應該都很善良,因為2019年寒假利用過年後開學前,我曾到柬埔寨深度旅遊,所見所聞,並非如此,很想以〈柬埔寨風土記〉一文,將當時柬埔寨采風心得,為醇香樸實的柬埔寨文化平反一下。

話說柬埔寨王國,通稱柬埔寨(Kingdom of Cambodia),是位於東南亞中南半島的一個君主立憲制國家,首都金邊,為聯合國會員國及東南亞國家協會成員國。全國總面積18萬1,035平方公里,是臺灣的六倍大。西部及西北部與泰國接壤,東北部與寮國交界,東部及東南部與越南毗鄰,南部則面向暹羅灣。柬埔寨領土為碟狀盆地,三面受丘陵與山脈環繞;中部為廣闊而富庶的平原,境內有湄公河和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洞里薩湖(又稱金邊湖)。

柬埔寨在中國古籍稱「真臘」,據維基百科說,公元1296年元朝曾派遣周達觀探查吳哥王朝,訪問時間近一年。歸國後著有《真臘風土記》一書,全面介紹了吳哥王朝政經、社會、地理和民俗等方面,可說是吳哥王朝至法國統治前,最重要或者是唯一的柬埔寨歷史文獻。

但是我這次才去不到一個星期,時間上雖沒跟周達觀重疊,是在法國統治,甚至更後的柬埔寨風土,然而我也很願意不自量力,效法周達觀,將這陣子觀察到的柬埔寨美食、服飾、建築、交通及宗教信仰等風土文化的見聞與心得,依序錄之於後跟大家分享:

美食篇~

新年嘛,就先請大家品嚐柬埔寨美食!

和臺灣很類似的柬埔寨各式家常料理。圖/楊正寬
和臺灣很類似的柬埔寨各式家常料理。圖/楊正寬

我只會吃,有些敢看也不敢吃。因為我不是美食專家,只顧吃飽,有資格可以不懂。所以拜託大家,饒了我,請自己看、自己想,千萬、千萬請不要問我名稱、食材、滋味如何?或好不好吃?更不能問我怎麼料理的?甚至價格多少的喔!因為大家這時候應該都正在享用豐盛的年夜飯,所以有一些炸蜘蛛、鴨仔蛋之類的柬國特色美食,我就不敢放肆,介紹圖片出來,以免造成大家困擾了!

柬埔寨人跟東南亞一樣很喜歡吃燒烤食物。圖/楊正寬
柬埔寨人跟東南亞一樣很喜歡吃燒烤食物。圖/楊正寬
看起來好吃但我不敢吃的田螺。圖/楊正寬
看起來好吃但我不敢吃的田螺。圖/楊正寬
「一口香腸」,聽說連拿都不用拿,盤圈在頸部就可吃完。圖/楊正寬
「一口香腸」,聽說連拿都不用拿,盤圈在頸部就可吃完。圖/楊正寬

服飾篇~

柬埔寨是佛教國家,而且男孩子像我們當兵一樣,一生要出家一次以上,所以佛寺廟宇常見穿黃色袈裟的年輕僧侶。

常見柬埔寨人的服飾。圖/楊正寬
常見柬埔寨人的服飾。圖/楊正寬

柬埔寨的傳統舞蹈也很特殊,特別是表演的服裝頭飾及手飾等都很華麗可愛。尤其柬埔寨鮮豔亮麗的Apsara_dance民族舞蹈服飾很好看,聽說也好跳,因為只要會跟客人比手勢說「借五元,還三元」,就是很成功的舞蹈了。

一般人民因爲是熱帶國家,所以穿著很少又簡單,一件汗衫及短褲,穿著拖鞋,就可以大方去工作、上班,而且滿街趴趴走。但是很奇怪也有穿得像臺灣的冬天那麼厚,真想問他穿這樣夠不夠?否則從臺灣登機前穿來的夾克一直派不上用場,送給他穿算了。但是後來一想,回到香港就會變冷了,一定要添加衣服,於是就打消慈悲念頭了。

柬埔寨鮮豔亮麗的Apsara_dance民族舞蹈。圖/維基百科
柬埔寨鮮豔亮麗的Apsara_dance民族舞蹈。圖/維基百科

很少見到伊斯蘭教徒包頭巾的,偶而見到,實在分不清楚這人是否是本地人或觀光客。銀行、酒店、軍警等專業人士的制服,也很特別設計。理髮廳有很高級的Salon ,也有街頭簡易型理髮,比臺灣大賣場100元速剪還陽春。

Shopping mall表演式的織布機。圖/楊正寬
Shopping mall表演式的織布機。圖/楊正寬

小朋友常光著身子,在地上玩耍打滾;大人則打赤搏,席地而睡,是現在我們寒假,也不是遊民哦!但不用訝異,因為這裡可不是臺灣的天氣!

建築篇~

柬埔寨除了被列人世界文化遺產的吳哥窟一千多年歷史的古老建築之外,因為是佛教國家,所以佛教寺廟建築很多,像塔子山上等佛剎。

金邊首都的皇宮。圖/楊正寬
金邊首都的皇宮。圖/楊正寬
從傳統到現代各式建築都有。圖/楊正寬
從傳統到現代各式建築都有。圖/楊正寬

因爲柬埔寨是君主國家,因此有富麗堂皇的皇宮、銀閣寺等建築。羅洛敦大道上很多很氣派的歐風古建築,大都做爲外國大使館及中央部會大樓。還有因爲受到法國殖民統治影響,也有很多百多年的歐風建築,像古老的郵局、萊佛士酒店及火車站,可以看出法國統治時期的建築風格。

法國統治時期的建築風格。圖/楊正寬
法國統治時期的建築風格。圖/楊正寬

有很多毀壞了的歷史建築,有的正整修中,有的擺明就是要廢棄的感覺。最近二十年來,西方現代化建築也很多,都是做爲五星級國際酒店及貿易中心。

與東南亞其他國家類似的木製高腳屋民居。圖/楊正寬
與東南亞其他國家類似的木製高腳屋民居。圖/楊正寬

傳統民居與東南亞其他國家類似,大都是高架的高腳屋、木製房屋,下層養牲畜或置放農具,通風涼爽。從建築可以看出柬埔寨明顯的M型兩級化的社會,ㄧ般民居內部仍然是簡陋異常,不成對比。甚至於還有很多遊民隨遇而安,還好熱帶國家,躺在路邊、屋子牆角不會著涼感冒,ㄧ人飽全家飽,真的是心遠地自偏,管他車馬喧!

交通篇~

「步行」是人類移動個體的本能,雖然搭Tuk Tuk車很方便,但是到了目的地還是要靠11路。剛剛看了來柬埔寨步行紀錄,每天都在6,000步以上,最多的竟然是1月29日到小吳哥,上上下下爬的結果走了12.2公里,19,503步,19樓,想想走一步路還要馱著6、70公斤的臭皮囊,還蠻佩服自己「走路工」(跟選舉無關的呦!)。馬路沒有馬車,除了走路,最常見的是人力車及大象的交通工具,慢卻很穩。

馬路除了沒有馬車之外,任何交通工具都有。圖/楊正寬
馬路除了沒有馬車之外,任何交通工具都有。圖/楊正寬

除了金邊首都,其他各地幾乎沒看到紅綠燈,各種車輛轉來轉去、鑽來鑽去,說也奇怪,ㄧ車可以全家載,不用安全帽,不看紅綠燈,沒超載問題,禍也不會天上來。那像臺灣,打開電視新聞播報,都是酒駕、超速、闖紅燈等,這些新聞都播完了,才可以輪看到精彩的「藍、綠、白」鬥爭戲碼。

ㄧ車也可以全家載,不用安全帽,不看紅綠燈。圖/楊正寬
ㄧ車也可以全家載,不用安全帽,不看紅綠燈。圖/楊正寬

若要穿越馬路,一定要像敢死隊一樣,衝鋒陷陣;如果能鼓起勇氣,雖然是大白天,也要邊唱「夜襲」(我們眼觀四面 ,我們耳聽八方),才能順利穿過車水馬龍的街道,也才會使命必達,安渡對岸!

還有在柬埔寨只要一搭上車,無論什麼車,就不要看「手錶」,要看「手機」,因爲塞車是必然的街景了,你就在車上好整以暇,定下心來,漫漫滑你的手機吧!馬路也是只有在金邊市中心區平整之外,其他都坎坷不平,大家也司空見慣,尤其搭在Tuk Tuk 車上,你要假想著是在享受另一種「馬殺雞」好了。但這在臺灣,路見不平,ㄧ定受不了到非要用選票換掉市長不可。

老爺小貨車也知道一路發。圖/楊正寬
老爺小貨車也知道一路發。圖/楊正寬

自行車和摩托車到處穿颼跑,騎士可以不戴安全帽,ㄧ車也可以全家載,禍也不會天上來,警察更不會取締,有時候還幫你指揮交通。

東南亞特有的Tuk Tuk車有兩種,ㄧ種是三輪的,ㄧ種是摩托車改裝,在座椅上加裝拖板蓬車,所以是四輪。另一種三輪車是司機在客人座椅後面,用腳踩的,客人只可以坐一人,所以是前兩輪,後ㄧ輪。還有三輪機車都改裝成流動攤販用車,警察伯伯也是視若無睹。

既酷又炫的三輪豪華Tuk Tuk車。圖/楊正寬
既酷又炫的三輪豪華Tuk Tuk車。圖/楊正寬

沒斑馬線,沒紅綠燈,當然沒違規問題,警察不是來取締,是來幫助你如何脫困,衝出重圍的。其他自行車很普遍,但沒有專用自行車道,自從緬甸甩跤了之後,我已經望之卻步了。

免費到處都可看到的特技表演。圖/楊正寬
免費到處都可看到的特技表演。圖/楊正寬

在M型社會的柬埔寨,除了前舉再陽春不過的人力車之外,汽車很多都是進口的「雷克沙士」、「辮子」等高級車,起碼也都有日系「拖優達」、「米字必需連蛇」等很不錯的車。我還在佛萊士五星酒店外面,看到紅色高級跑車,我相信他這部跑車一定會保養恆新,因為根本就沒有很好的平整筆直又長的道路給他飆車啊!

警察不是來取締,是來幫助你如何脫困。圖/楊正寬
警察不是來取締,是來幫助你如何脫困。圖/楊正寬

洞里撒湖及湄公河上,有很多渡輪、舢舨及漁筏小販。有一次剛好走到湄公河畔,看到岸邊圍觀群眾正看著衝到河中的汽車,更絕的是還有很多開著大小船來湄公河上圍觀這部可憐的水土不服汽車,不是搶救是圍觀的喔。

湄公河上可憐的水土不服汽車。圖/楊正寬
湄公河上可憐的水土不服汽車。圖/楊正寬

金邊很少停車場,寬闊的馬路誰搶佔到就誰先停,行人只能走在堆滿垃圾雜物的大馬路邊邊,危險、很臭,舉步維艱。車子要開出去時,你會看到不知道從那冒出來的熱心人士幫司機指揮,安全倒退嚕到幹道後,只見司機搖下車窗,塞著1美金給指揮的熱心人士。原來還有這樣不用本錢的工作,我看一天指揮個2、30部應該是沒問題,這在柬埔寨就很好生活了!

宗教信仰篇~

柬埔寨是佛教國家,但是還是有印度教及少數華人信仰的道教。

這次剛逢中國農曆過年,目睹柬埔寨過農曆年的盛況,有些地方,例如塔子山,幾乎不亞於臺灣。還有古老信仰,例如吳哥涅槃宮,還是有信眾前往膜拜。

「造神」拜國王。圖/楊正寬
「造神」拜國王。圖/楊正寬

另一種信仰應該就是與泰國「造神」一樣,但在臺灣一定會被轉型掉的,就是對國王、國父(西哈努克)的崇拜非常真誠,馬路、公共場所到處都有肖像、銅像;連私人企業、酒店也會掛在最顯眼處,好想偷問他們員工,「你們是否是玩真的嗎?」

類似臺灣的古老傳統各式信仰。圖/楊正寬
類似臺灣的古老傳統各式信仰。圖/楊正寬
祭祀時常有柬埔寨傳統樂器演奏。圖/楊正寬
祭祀時常有柬埔寨傳統樂器演奏。圖/楊正寬
不知道拜了車神是否就可行車平安?圖/楊正寬
不知道拜了車神是否就可行車平安?圖/楊正寬

此外,這應該是玩真的,就是不論是住家或政府機關也都像泰國一樣,門口都有供奉小神廟、地基主。馬路邊、大樹下也都有擺設小供案祭拜土地公。

家家戶戶拜地基主。圖/楊正寬
家家戶戶拜地基主。圖/楊正寬
大樹下拜樹頭神。圖/楊正寬
大樹下拜樹頭神。圖/楊正寬

好啦!介紹完了,各位看官看了不知道會不會引起興趣去體驗?其實我比較擔心元朝周達觀先生看了拙文之後,覺得那有什麼機車、Tuk Tuk車,或法國建築的?質疑我在胡亂寫,如果有,我可要跟達觀先生認真的說,雖然我們寫的都是〈風土記〉,可是你是寫你的「真臘」,我寫我的「柬埔寨」;地點雖相同,時代卻不同;你雖走訪一年比較長,我才短短一個星期,但是我拍了很多照片,可以證明沒亂寫的啊!

圖/獨家報導製圖
圖/獨家報導製圖

更多《獨家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