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戰會論壇/柯文哲表態「深綠」 所為何事?

台灣

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宣稱自己內心是深綠的,未來的外交取向將採取蔡英文路線。引發輿論爭議。

内容提要

王崑義/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

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接受媒體專訪時,宣稱自己內心是深綠的,未來的外交取向將採取蔡英文路線。柯文哲這次把自己的路線拉向綠營,讓藍營暗中竊喜,綠營卻吐槽,認為既然如此,選民就選正統的蔡英文接班人賴清德,何必選冒牌的柯文哲?那麼柯文哲這次的表態到底又是所為何事?

台灣年輕世代選民從2014年太陽花學運之後,大多導向偏綠,也就是太陽花學運世代之後的產物——天然獨,而柯文哲又是在當年推倒藍營高牆,首度超越藍綠當選台北市長的人選。對柯文哲來說,沒有天然獨世代,就不可能營造出今天的柯文哲,所以柯文哲表述自己是深綠,顯然是在民調不斷破底之下,只好回頭擁抱翻轉台灣的「柯世代」。

「柯世代」還存在嗎?

只是,這次柯文哲回頭找尋「柯世代」,「柯世代」是否還存在?他是否還有可能再造風雲呢?顯然可能性不大。自從藍白合破局之後,柯文哲的聲望不斷的下降,最低的民調已經跌破15%,這已經是接近選舉的地板,從風向來看,藍白合破局,柯文哲只是把泛藍的選票逼回藍營,泛綠的選票逼回綠營。而更多游離的年輕世代,就像蜉蝣群落一樣,到處飄移,這之中若找不到可以著根的地方,他們很可能就不投票,或者投廢票,柯文哲想再找回年輕人的熱情擁抱,也難。

畢竟,台北市的選民結構跟整個台灣的選民結構並不相同,台北市是一個從中南部年輕時代就北上求學與就業的幾個移民世代的組合,他們創造台灣的經濟繁榮,也改變台灣的政治生態。可以說台灣的民主化如果沒有台北市移民社會的推動,民主化的可能性不高。所以,他們本身的游離性質就偏高。

但是,台北市還有一大群擁抱深藍的另類移民,他們是蔣家王朝的屬民,所以蔣家後代在台北市參選,向來都會有一群死忠選票,這是柯文哲或綠營無法搶到的選民。因此,台北市的選民結構可以說是中南部移民,以及跟隨蔣家轉進台灣的大陸世代及其子孫移民的組合。這種雙重游離選民的現象,是其他縣市比較少見的政治生態。

為此,柯文哲既然知道自己無法再吸引雙重游離的選民,所以他回頭擁抱深綠,想再找回天然獨,這可能是他最後的選戰策略。

然而,柯文哲也許可以找回一些天然獨的支持,但是在他的聲望直直落之後,西瓜效應必然會產生,一些對他失望的天然獨可能寧願把票投給賴清德,或者乾脆就放棄投票。柯文哲表態自己是深綠,很難再找回過去熱情擁抱他的年輕世代。這或許也是柯文哲要再次表述台灣不屬於綠,也不屬於藍的,企圖把自己拉回中間屬性,就像過去他所說的「垃圾不分藍綠」一樣。

問題是,在藍綠對決極度緊繃的選情之下,即使柯文哲能夠搶回一些天然獨的年輕選票,最後影響的可能還是賴清德,而不是侯友宜,這也是近日的各家民調藍綠的支持度越來越接近,柯文哲卻獨憔悴之因。所以柯文哲表態自己是深綠,跟他所說的「垃圾不分藍綠」一樣,對藍綠影響已經不大,最多也只會讓綠營緊張一下。

民進黨會製造「紅色恐慌」

但是綠營也不是三腳貓,過去綠營一直有一張王牌,那就是打「中國牌」,選舉一到只要打「中國牌」,再加上近來民進黨善於宣揚的「認知作戰」,兩相結合,在總統大選中幾乎無往不利。這次民進黨就強力的打出中國介選,這又製造出「紅色恐慌」,讓支持「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也要感嘆自己被抹紅,這就讓他很難再吸引天然獨的選票,這也是賴清德一直能穩穩地站在第一名的緣故。

所以,藍白合破局等於是宣示柯文哲的選情不再看好,即使再怎麼表態自己是深綠,或者不藍不綠,還是抵擋不了民進黨製造「紅色恐慌」的戰略,這也是柯文哲幕僚缺乏對台灣選民屬性認知所造成的錯誤結果。他們過度相信柯文哲的魅力,以為柯文哲一人可以抵擋藍綠夾擊,殊不知,台灣的民主社會,從來都不是靠一個魅力領袖可以贏得政權,否則早先最有魅力的馬英九,執政8年,最後聲望也掉到9.2%,讓國民黨從此一蹶不振。

如今賴清德的支持度穩定領先,侯友宜緊追在後,讓綠營有壓迫感。柯文哲想要回頭搶回綠營的選票,當然不是綠營所樂見,所以綠營最後的打法必然是避免支持柯文哲的年輕選票發生棄保效應,綠營還是堅信年輕的天然獨不管兩岸是否會發生戰爭,只要不棄保,他們最後還是會倒給賴清德。

這就是柯文哲智商再高,卻也突破不了比他智商低的幕僚製造的藍白破局之困。所以,柯文哲不能成為王者,也無法作為一個造王者,最後只會被掃入歷史灰燼,這恐怕是他的宿命,無法怨天尤人。

(作者王崑義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獨家報導》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獨家報導集團立場※


更多《獨家報導》